醫生遇上困難可以交給誰

移至:

醫生遇上困難可以交給誰

正如一個高度發展城市的供水網絡和疏導系統接駁著每一個居住單位,人體的動脈、靜脈和微血管網絡同樣鉅細無遺地連繫著人體內的每一組細胞。血管網絡可以作為一個進出人體各器官的通道,讓導管和導線等工具穿越皮膚的小傷口,直達病源,為各種「經血管的透視微創治療」提供必要條件。

在X光血管造影圖的引導下,醫生可以把導管和導線等工具從大腿內側的小傷口,通過大腿動脈、髂動脈、主動脈等血管,放置到邊遠位置的器官如腦部。

導管分「支援導管」和「微導管」兩種。「支援導管」放置在器官外面,支撐「微導管」;「微導管」則深入放置在器官裡面。支援導管、微導管和微導線三件工具彷如「長筒望遠鏡」般結合。因應血管的不同形狀,醫生選取或臨場製作微導管和微導線末端的不同形狀。醫生在病人體外操作工具,以推、拉和旋轉動作控制工具進、出和左右轉向,配合工具之間的協作效果,把微導管放置在目標位置,進行放置彈弓圈、栓塞微球、支架、球囊擴闊、注射藥物或栓塞劑等等各種治療。

治療的複雜程度各有不同,按器官、病況、治療種類、血管狀態而定。一般治療是常規性的,只要小心按步驟進行便成。就算是高危的腦血管治療,抱著「如臨深淵、如履薄冰」的心情,也會安然渡過。但也有一些極具困難的治療,起初並不知道,直至作出詳細的血管圖評估,困難程度才逐步浮現。

當遇上困難時,對醫生的技術、體力、心理以致精神狀態都可以是一個很大的考驗。先不談技術優劣,就算技術高超之輩,也可以遇上難題。當一個治療進行了多個小時而毫無寸進,或經大費周章而返回起點,醫生的沮喪是不難想像的。最惱人的是在成功之門前長期徘徊,就只差一點點,始終不能如願;加上體力不繼、精神疲累,就算耐力再強,也難免焦急。等一等,千萬要按捺著亂跳的心,因為大錯往往就這時出現。

病人把自己安危交在醫生手裡,可是當醫生遇到難題,又可以交給誰?還有其它出路嗎?倘若就此放棄,病人還有機會嗎?

「病人已別無選擇了,再盡一點力,希望轉機出現吧。」這種想法常出現,但座右銘也不能忘掉:「寧可幫不了他,不可犯錯害了他。」平衡這兩種想法的掙扎,成為最大的壓力。

這種克制的堅持絕對是一種修煉,往往在最絕望的時候,沉著、等待…再沉著、再等待…顧念自己只是一個卑微的人,一雙更大的手不在我…突然間,難題解決了。這種絕望中的轉機完全依靠信念。

在不斷開拓新技術、新治療的過程中,遇過不少困難,一路走來知識點滴累積,一些過往屬「困難」的治療,現在已成「常規」了。


「克制、沉著、堅持」。沿著路徑,醫者繼往開來一步一腳印走下去。(羅恩惠攝)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