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危疾

移至:

面對危疾

先進的醫學影像是近年醫學科技進步的重要成果,可以巨細無遺地精確檢查人體任何部位。其中的「分子掃描」更可早在病徵出現之前確切斷定一個人是否患上癌症,腫瘤有否擴散、癌症是否屬於晚期等。

生命的信差:分子掃描

如此一來,一個自覺生活正常的人,因為一個分子掃描,可以毫無先兆地意外發現自己患上了絕症。在沒有心理準備之下,面對如此噩耗,感覺就如一個無辜的人在一個有語言障礙的法庭,無緣無故地被宣判了極刑一樣。

正因如此,在知道了嚴重病情之後,不少病人的家屬都會要求醫生千萬不要把病情如實告訴病人,恐怕病人抵受不住心理上的打擊。病人家屬的這種心情是很可以理解的。事實上,家屬和醫生合作向病人隱瞞病情在國內是很普遍的常規做法;他們甚至認為,病人這種心理負擔會加劇病情惡化。

醫生必須捍衛病人的「知情權」

病人家屬的要求,當然有他們的原因。但我們處理這問題時,應該以病人的最大利益為首要考慮因素。從病人的角度出發,「知情權」是最重要的;因為最終面對疾病、接受治療,承受因治療而產生的後遺症以致疾病帶來的一切後果,都是病人自己。向病人隱瞞病情,只是一種拖延、一種逃避,並沒有真正處理問題,其實這是一個相當殘酷的做法。因為當病人最終知道真相時,很可能已經錯過了完成最後心願的黃金機會,到時他要承受的打擊更大。所以,作為病情的發現者,治療的倡議者和提供者,醫生對保障病人的「知情權」應該是責無旁貸的。

一個罹患絕症的人最需要的,是和家人一起去面對這個事實,讓家人陪伴他走人生最後一程,把握機會去做要做的事,去說要說的話。把事情隱瞞了,只會耽擱了這最後的寶貴機會,結果造成遺憾。

什麼最重要? 陪他走最重要的一程。

中國人普遍對死亡有一種忌諱,在家人之中,是一個特別難以啟齒的話題,寧可選擇逃避。病情沒有說明,家屬和病人之間就沒有機會在這個嚴肅問題上充份溝通,病人變成孤立。即使病人心中有這疑問,希望打開話題,但是家人隱瞞病情的態度就等於否定了這個問題的存在,令病人溝通無門,也無法獲得心理和情感上的支援。

所以,在處理罹患絕症病人的病情溝通上,醫生是有責任按病人的個別情況,逐步清楚告知病人真實的病情,讓病人有所準備,同時亦引導家屬更適切地支持病人,陪伴他走過生命最後一程。

生老病死是每個人必然會經過的人生階段,病人和家屬認真積極地共同面對,互相扶持,對彼此的關係一定會有莫大意義,為雙方帶來平安和祝福。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是許多絕症病人及家屬的感慨,
但醫生仍希望病者能看見更廣闊的天空。(羅恩惠攝)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