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復者分享

顯示 :

圖文版: 「無痛」手術?—「腹主動脈瘤」康復者麥錫根的故事

腹主動脈瘤

腹主動脈是腹部一條連接上身與下肢的大動脈,正常直徑約1至2公分,若因病變脹大至3公分或以上時,就形成「腹主動脈瘤」。「腹主動脈瘤」被稱為「無聲殺手」,因它無聲無痛也無明顯病徵,一旦破裂而未能及時救治,六至九成病人會在一星期內死亡,即使趕及入院進行外科手術,死亡率亦高達一半。

觀看影片

「腹主動脈瘤」康復者個案二

85歲的麥錫根手術後無需服用止痛藥,6天後出院。
人物﹕ 麥錫根,85歲,退休人士
症狀﹕ 2010年初自己發現右下腹有一個「會跳動」的腫塊,感覺微痛,體檢後轉到威爾斯親王醫院檢查,證實右髂動脈有一個7公分大的「腹主動脈瘤」,且有滲血跡象,隨時有機會破裂導致死亡。
療法﹕ 可以選擇傳統外科手術或以透視微創方式植入人造血管支架,鑑於他年事高,進行傳統手術時間較長,對心臟和肺部造成沉重負荷。因為外科手術創傷大、復元期較長,故此最終選擇以透視微創做「血管腔內復修術」。
康復﹕ 手術後,和其他接受此治療的病人一樣,有一至兩天低度發燒,屬身體正常反應,並無感染。由於病人身體狀況好,手術後住院期間完全沒有服用止痛藥,6天後出院。很快回到天天踏單車往市集「飲早茶」的常態生活。

發病數字

2006至2010的5年間,香港平均每年有74名及31名60歲或以上的男士及女士死於「腹主動脈瘤」破裂。在醫管局登記接受跟進或治療的非破裂「腹主動脈瘤」的病例至今累積共1,062個,2010年共177人接受相關治療。「腹主動脈瘤」患者的高危因素包括年過60歲的長者、男性、吸煙人士、高血壓或心臟病患者。高危人士若保持定期檢查,醫生可透過觸診或超聲波掃描斷症,及時提供適切治療。個案中麥先生的發病及治療例子有其獨特性,具參考價值。

香港首個大型普查

香港中文大學「透視微創治療基金臨床科學中心」及「影像及介入放射科」,從2007年9月開始一項歷時三年的普查,結果顯示,60歲或以上的男士及女士患「腹主動脈瘤」的機會分別是3.44%及0.86%,若以2010年人口比例計算,估計本港約有21,108名男性及5,802名女性隱藏病患者,遠遠超過醫院管理局登記之病患數字,這「無聲殺手」在市民中的隱藏病患者數目,可謂相當驚人。

透視微創手術 漸成主流

傳統來說,外科手術是唯一修補「腹主動脈瘤」的治療方法,近年發展的「人造血管植入法」是一種「透視微創治療」,手術的創傷和風險相對外科手術為低。自2009年起,「人造血管植入法」已超越了外科手術成為香港治療「腹主動脈瘤」的主流,應用在「腹主動脈瘤」破裂的急救治療上,死亡率比外科手術大大減少,由平均四至五成減低至一成。

* 文章經麥錫根先生同意刊於本網頁,披露相關資料有助進行公眾健康教育,未經本網頁書面授權不得轉載。

個案摘要

85歲的麥錫根每朝六時都騎單車從村裡到小鎮喝早茶,風雨不改。

85歲的麥錫根退休前是三行工人,家住新界北區近郊村屋,身體強壯。退休後習慣早上6時騎單車往市集「飲早茶」,風雨不改。麥先生是個煙民,以高齡人士來說健康狀況算是良好,生活完全可以自理。

從村屋騎單車去鎮上喝茶要半小時,麥鍚根看為每天最重要的活動。

2010年初在毫無先兆下,自己發覺右下腹有一個會「會跳動」腫塊,感覺微痛,體檢後轉介到威爾斯親王醫院進行超聲波檢驗,證實右髂動脈有一個7公分大「腹主動脈瘤」。右髂動脈與腹主動脈相連,但血管更幼小,若腹主動脈以超過5公分為警戒線,一個7公分直徑的腫瘤,有滲血跡象,隨時會破裂導致死亡,故病人入院時被視作急症治療。醫生考慮到他已85歲,傳統手術創傷大,對心臟和肺部造成沉重負荷而且復元期較長,建議他做「血管介入透視微創治療」,將人造血管支架通過導管放入主動脈以封閉動脈瘤

麥錫根說:「我去照超聲波時,醫生說這是一台大手術。」他身旁的女兒接着說:「家人的出發點最重要是安全第一,父母只有一個,不要讓自己後悔……幸好我們有那麼多兄弟姊妹,一起想辦法籌集手術費用。」

手術後,血管瘤壞死過程曾經令麥錫根發燒,因無感染,較快復元。由於麥錫根身體狀況良好,手術後住院期間完全沒有服用止痛藥,6天後出院。麥錫根說:「謝謝天公扶佑,精精神神回去就好了。」

很快,85歲的麥錫根又回到天天踏單車往市集「飲早茶」的常態生活。

瞭解更多醫生怎麼說

香港中文大學影像及介入放射學系余俊豪教授
導管
人造血管支架

記:「透視微創治療基金」網頁記者
余:香港中文大學影像及介入放射學系余俊豪教授

記: 如果腹主動脈瘤一旦爆裂,後果會如何?
余: 一旦爆裂危險性會很高,病人可能會即時失血過多、休克、昏迷,如果沒有人發現就會因失救而死亡,所以要即時送到醫院搶救。用以往傳統外科手術治療,也有四至五成死亡率。如果以微創手術在血管內放入人造血管支架,死亡率會較低,少於一成,由四、五成下降至一成。當然最好是及早發現,知道腹主動脈瘤大過5公分就馬上治療,手術的成功機會更高。
「透視微創治療」手術祇需在大腿內側血管開兩個小切口,對病人創傷相對傳統手術低得多。
記: 怎樣進行微創手術?
余: 首先,病人需要接受一個全身麻醉,若體質不適合全身麻醉,也可單作下半身麻醉。之後,我們會在下腹和大腿間的腹股溝位置左右兩邊各開一個小切口,將導管放進下肢動脈去。然後將一個帶「人造血管主支架」的導管,經X光引導從一邊血管上去橫跨「腹主動脈瘤」,然後再放入兩支接駁總髂動脈的人造血管支架。手術後,病人需要監察,若順利的話,可以不需要進深切治療病房,幾天就可以出院。由於人造血管是體外物質,通常病人都會有短暫「低燒」現象,會維持一至兩天,這不是因為感染,祇是身體對外物作出的正常反應。若遇有急症時,祇需一個小時前通知廠方有關的尺碼,他們就可以提供適合的支架讓我們使用,所以現在的技術和服務是可以支援急症病人緊急之用。病人的血管瘤一旦爆裂,會有性命危險。若趕不及入醫院搶救,會因為失血而休克、昏迷。如果事發時沒有人發覺到,或會因失救而死亡,就是趕及送進醫院來,即時幫他做外科手術修補爆裂的位置,手術風險也很高,死亡率約有四至五成。若用透視微創以人造血管支架方法去做這類急症,死亡風險相對較低,我估計在一成之內,亦即由四至五成降到一成之內。
在透視影像導引下,透視微創醫生余俊豪將人造血管支架通過導管,放置在主動脈裡。
「血管腔內修復術」一般可在三小時內完成。
記: 整個透視微創治療過程需要多少時間?
余: 做一個這樣的手術一般需要個多小時,除非有特別情況,譬如手術後未能有效地封閉血管瘤,即繼續有血流向血管瘤,我們需要查出原因並予補救,手術時間可能會延長到兩至三個小時。一般是由於一些血管角度比較傾斜引致漏血,我們要增加額外的支架去加強外張力,令漏血情況停止;有時是人造血管本身有些穿透或破損的缺陷,我們就要另外增加支架修補它。
記: 手術後,病人在生活上有什麼需要留意?
余: 主動脈瘤的形成,主要成因是退化問題,包括血管退化,血管硬化等。血管硬化的危險因素需要控制,譬如血壓高、糖尿病、高血脂、高膽固醇、吸煙等等都要控制。

瞭解更多麥錫根和家人的心情

麥鍚根長女麥月珍說,選擇何種手術是六兄弟姐妹的集體決定。

記:「透視微創治療基金」網頁記者
麥:麥錫根
麥女:麥月珍(長女)

記: 請談談你的日常生活和起居習慣,你是怎樣發現身體出現問題?
麥: 平常沒有什麼事忙,早上若6時起床,踏單車、「飲早茶」、去街市買菜,回家後看看報紙或玩玩樸克。2010年初我發現右下腹有一個會「跳動」的腫塊,感覺有微痛,去看醫生,他轉介我到醫院檢驗,照超聲波後證實是血管瘤醫生說要做手術,而且是個大手術。

兄弟姊妹的集體決定

記: 妳爸爸把做手術與否的決定權交了給妳?
麥女: 理論上不祇交給我的,還有其他兄弟姊妹一起做這個集體決定。我們的心情當然不好,而且很憂心,最終決定做微創手術是兄弟姊妹一起商量的結果。
記: 任何手術都有風險,是怎樣決定做還是不做?
麥女: 決定要做。我們的看法是,如果不做手術,血管瘤隨時會爆破。我們的意願是希望他做手術,就徵詢他的意見,但決定權始終在他。
麥: 護士跟我說,這個年紀的病人到深切治療部後,需一個護士照顧一個病人的,而我手術後不需打止痛針,也不需吃止痛藥,真的少見。我手術後很快便出院,吃飯的份量和做手術前差不多,睡眠卻比從前好。

瞭解更多麥錫根的病發及治療情況

透視微創「血管腔內復修術」相對傳統外科手術的創傷性和死亡率都低得多。圖為余俊豪教授(左二)與康復者講解有關設備,右二為麥鍚根。

記:「透視微創治療基金」網頁記者
余:香港中文大學影像及介入放射學系余俊豪教授

7公分大了,這是個急症!

記: 麥錫根是一個89歲高齡病人,血管瘤爆裂後由救護車送到醫院,他當時情況是怎樣?醫生如何決定治療方式?
余: 麥先生是個長期吸煙者,雖然他經常做運動,而且有踏單車的習慣,這是一項很健康的運動,但也逃不過血管退化的因素,然後有了血管瘤。最初,他無意中發現自己的下腹有個脹出來的腫塊,之後去看醫生,私家醫生替他做了照超聲波檢查,發現生了個血管瘤且有滲血跡象,亦即是有破裂的跡象,所以緊急轉介到威爾斯親王醫院來。我們醫院的血管外科醫生,馬上替他做電腦掃描,確定病人有一個7公分長的梭形血管瘤,直徑有7公分大。它在主動脈分叉下來的總髂動脈,這條動脈的血管瘤若脹大至2公分直徑,就需要關注,且有隨時爆裂的危險。而他的已脹大至7公分,所以是一個隨時會爆的高風險情況。血管外科醫生遂提供兩個治療方案給病人,第一是「開刀」做外科手術,修補血管;第二是用微創治療方法,放進一個人造血管支架。結果,家人選擇了後者,即是以微創治療。
記: 對於高齡病人,兩種手術應如何選擇?
余: 外科手術的創傷比較高,對年紀大的病人危險性也較高的。透視微創治療手術主要在體外進行,祇需在大腿的血管位置開兩個小孔,透過導管及儀器放進人造血管支架,不需要在腹部開一個大傷口做外科手術,所以創傷性較低。麥先生在手術後6天就可以出院,這其實是一個很好的指標。高齡是考慮因素之一,如果病人有心臟病、肺病等,傳統外科手術需要手術時間較長,對心臟或肺負荷較重,病人未必可以承受。
記: 麥先生能否康復的關鍵在哪裡?是他本身的底子抑或是手術後併發症的問題。
余: 他沒有併發症,而且手術本身對他的創傷和干擾也是比較低,在血管裡放支架其實是很輕微的干擾,比起傳統外科手術的挑戰較少。
記: 麥錫根手術後完全沒有沒有打止痛針和服用止痛藥,復元情況良好,這情況常見嗎?
余: 都會常見。

通常一個星期內就可以出院

記: 是否屬於這類手術的優勝之處?
余: 是的,透視微創這種方法醫治血管瘤創傷性明顯較低,相比傳統開刀的外科手術是優勝很多。我們見大部份的病人,在早期手術後的復元、住院時間各方面都較短,通常一個星期內就可以出院。相對傳統外科手術的術後監察、復元時間較長,因為創傷比較大,風險比較高。現在有些新方法不斷在改良,成功機會和減少併發症兩者都不斷在提升,技術愈來愈成熟,我們相信這種治療的效果會愈來愈好。
記: 請談談麥先生手術後的復元情況?
余: 麥錫根手術之後復元得很快,6日之後就可出院,之後他的活動和行動都是正常的,可以有規律的做運動,如踩腳踏的運動和步行等等。

了解腹主動脈瘤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