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復者分享

顯示 :

圖文版: 無聲殺手 —「腹主動脈瘤」康復者歐陽輝的故事

腹主動脈是腹部一條連接上身與下肢的大動脈,正常直徑約1至2公分,若因病變脹大至3公分或以上時,就形成「腹主動脈瘤」。「腹主動脈瘤」被稱為「無聲殺手」,因它無聲無痛也無明顯病徵,一旦破裂而未能及時救治,六至九成病人會在一星期內死亡,即使趕及入院進行外科手術,死亡率亦高達一半。

觀看影片

「腹主動脈瘤」康復者個案一

65歲的歐陽輝以透視微創治療方法修補了「腹主動脈瘤」。
人物﹕ 歐陽輝,65歲,經營旅遊巴生意,患有鼻敏感、廿年哮喘病,因為肺氣管擴張曾經咳血,肺功能較弱,說話及走路亦時有氣促。
症狀﹕ 2007年8月發現左下腹輕微膨脹,看過不同的醫生,經過一輪的檢查,確認腹主動脈超過了5公分之警戒線,雖然無聲無痛,一旦爆裂,會有性命危險。
療法﹕ 鑑於歐陽輝是哮喘病人,傳統外科手術對肺功能和氣管造成負荷,且需在腹部開大切口,手術中需要夾閉主動脈,對心臟造成巨大壓力,心肺功能較弱的病人不易承受。故此,需要以微創技術進行「血管腔內修復術」,在腹股溝開一個小切口,將人造血管支架通過導管,放置在主動脈內封閉主動脈瘤,消除對動脈壁的壓力。
康復﹕ 手術歷時4小時,以局部麻醉進行,過程順利,手術後在深切治療病房觀察一天,再送往普通病房,住院前後共5天出院。很快回到正常生活中。

發病數字

2006至2010的5年間,香港平均每年有74名及31名60歲或以上的男士及女士死於「腹主動脈瘤」破裂。在醫管局登記接受跟進或治療的非破裂「腹主動脈瘤」的病例至今累積共1,062個,2010年共177人接受相關治療。「腹主動脈瘤」患者的高危因素包括年過60歲的長者、男性、吸煙人士、高血壓或心臟病患者。但高危人士如定期進行檢查,醫生可透過觸診或超聲波掃描準確斷症,並及時提供適切治療。個案中的歐陽輝先生的發病及治療例子有其普遍性,具參考價值。

香港首個大型普查

香港中文大學「透視微創治療基金臨床科學中心」及「影像及介入放射科」,從2007年9月開始一項歷時3年的普查,結果顯示,60歲或以上的男士及女士患「腹主動脈瘤」的機會分別是3.44%及0.86%,若以2010年人口比例計算,估計本港約有21,108名男性及5,802名女性隱藏病患者,遠遠超過醫院管理局登記之病患數字,這「無聲殺手」在市民中的隱藏病患者數目,可謂相當驚人。

透視微創手術 漸成主流

傳統來說,外科手術是唯一修補「腹主動脈瘤」的治療方法,近年發展的「人造血管植入法」是一種「透視微創治療」,手術的創傷和風險相對外科手術為低。自2009年起,「人造血管植入法」已超越了外科手術成為香港治療「腹主動脈瘤」的主流,應用在「腹主動脈瘤」破裂的急救治療上,死亡率比外科手術大大減少,由平均四至五成減低至一成。

* 文章經歐陽輝先生同意刊於本網頁,披露相關資料有助進行公眾健康教育,未經本網頁書面授權不得轉載。

個案摘要

65歲的歐陽輝經營旅遊巴生意,他患有鼻敏感、廿年哮喘病,因為肺氣管擴張曾經咳血、肺功能較弱,說話及走路亦時有氣促。

歐陽輝有7輛旅遊車,其中4輛車還在供款,每個月開支要十多萬,2007年8月歐陽輝坐撫摸身體,發現「為何會有條青筋,好似青筋,又不是血管,又好像血管拱了起來。我心想,沒有理由會有事的,我又能吃,什麼都能做。我自己有長期病,看病回來即食藥,沒發現什麼特別。」在這行業做了36年,雖然做生意有壓力,也有長期病,但他沒想過健康會有大問題……

下腹一條血管微脹了?

心生疑惑,歐陽輝馬上去做檢查,醫生發現他左下腹一條血管輕微膨脹,透過電腦掃描,確認腹主動脈膨脹超過了5公分之警戒線,雖無痛也無不適,但仍需要跟進治療。

威爾斯親王醫院血管外科顧問醫生林旭開說:「很多病人由一個細小的主動脈瘤,脹大至接近警戒線,一直在我們這裡覆診,需要接受手術的時候,我們就會幫他們安排電腦掃描。掃描顯示歐陽輝的主動脈瘤,由07年8月超過3公分,10個月後超過5公分,到達警戒線。」

到達警戒線以後,醫生要為病人設計治療方案。林旭開醫生說:「關鍵之一是觀察病人腹主動脈的形態,有五成至七成病人是可以放置人造血管支架的。若形態不合,就要選擇標準的剖腹手術了。」

中文大學影像及介入放射學系教授余俊豪醫生針對歐陽輝的情況說:「如果不動手術,爆裂後就會有很高的死亡機會。歐陽輝試過咳血、氣管擴張這些肺病,傳統的外科手術需時較長,而且創傷性大,肺功能不好會有一定風險。」

醫生建議歐陽輝接受透視微創手術,買支架要9萬元,支架費用對歐陽輝是沉重負擔:「生意不好!有幾輛車仍在供款, 如果再找不到錢,要賣車才可以做手術,沒話說。」最後他還是選擇了以微創手術做「血管腔內修復」。手術歷時4小時,以局部麻醉進行。

「血管腔內修復」是以微創技術、透過導管和導線,通過在腹股溝開的一個小切口進入血管。在透視影像導引下,將人造血管支架通過導管,放置在主動脈內封閉動脈瘤,消除對薄弱主動脈壁的壓力。

對高齡患者特別有利

由於與外科手術在腹部開大切口然後夾閉主動脈的方式不同,「血管腔內修復」不會對心臟造成巨大壓力,心肺功能較弱的病人也可以承受。由於「腹主動脈瘤」患者多為60歲以上的長者,他們通常除了有「腹主動脈瘤」以外,不少亦患上心、肺或血管疾病,故此創傷較低的治療方案,對高齡患者的術後復元明顯有利。透視微創修補腹主動脈瘤這種手術,從外地引入香港已經有20年歷史,隨技術進步和支架不斷改良,香港幾間重點醫院的透視微創醫生,都有能力處理手術。

歐陽輝的手術過程順利,手術後在深切治療部觀察一天,再送往普通病房,住院前後共5天便出院。「做完出來我很精神,在深切治療部和護士聊天,晚上兄弟來探望我,我都在說笑,說不用來探望我,叫他們走;太太來了,我也趕她走。」

歐陽輝很快便回到正常生活中。

瞭解更多透視微創手術如何醫治腹主動脈瘤

香港中文大學影像及介入放射學系余俊豪教授

記:「透視微創治療基金」網頁記者
余:香港中文大學影像及介入放射學系余俊豪教授

記: 如果腹主動脈瘤一旦爆裂,後果會如何?
余: 一旦爆裂危險性會很高,病人可能會即時失血過多、休克、昏迷,如果沒有人發現就會因失救而死亡,所以要即時送到醫院搶救。用以往傳統外科手術治療,也有四至五成死亡率。如果以微創手術在血管內放入人造血管支架,死亡率會較低,少於一成,由四、五成下降至一成。當然最好是及早發現,知道腹主動脈瘤大過5公分就馬上治療,手術的成功機會更高。
記: 怎樣進行微創手術?
余: 首先,病人需要接受一個全身麻醉,若體質不適合全身麻醉,也可單作下半身麻醉。之後,我們會在下腹和大腿間的腹股溝位置左右兩邊各開一個小切口,將導管放進下肢動脈去。然後將一個帶「人造血管主支架」的導管,經X光引導從一邊血管上去橫跨「腹主動脈瘤」,然後再放入兩支接駁總髂動脈的人造血管支架。手術後,病人需要監察,若順利的話,可以不需要進深切治療病房,幾天就可以出院。由於人造血管是體外物質,通常病人都會有短暫「低燒」現象,會維持一至兩天,這不是因為感染,祇是身體對外物作出的正常反應。若遇有急症時,祇需一個小時前通知廠方有關的尺碼,他們就可以提供適合的支架讓我們使用,所以現在的技術和服務是可以支援急症病人緊急之用。病人的血管瘤一旦爆裂,會有性命危險。若趕不及入醫院搶救,會因為失血而休克、昏迷。如果事發時沒有人發覺到,或會因失救而死亡,就是趕及送進醫院來,即時幫他做外科手術修補爆裂的位置,手術風險也很高,死亡率約有四至五成。若用透視微創以人造血管支架方法去做這類急症,死亡風險相對較低,我估計在一成之內,亦即由四至五成降至一成之內。
記: 整個透視微創治療過程需要多少時間?
余: 做一個這樣的手術一般需要個多小時,除非有特別情況,譬如手術後未能有效地封閉血管瘤,即繼續有血流向血管瘤,我們需要查出原因並予補救,手術時間可能會延長到2至3個小時。一般是由於一些血管角度比較傾斜,引致漏血,我們要增加額外的支架去加強外張力,令漏血情況停止;有時是人造血管本身有些穿透或破損的缺陷,我們就要另外增加支架修補它。
記: 手術後,病人在生活上有什麼需要留意?
余: 主動脈瘤的形成,主要成因是退化問題,包括血管退化,血管硬化等。血管硬化的危險因素需要控制,譬如血壓高、糖尿病、高血脂、高膽固醇、吸煙等等都要控制。

瞭解更多歐陽輝的病發及治療情況

歐陽輝無意中摸到肚腹有一條奇怪的「青筋」,才往醫生處求證。

記:「透視微創治療基金」網頁記者
輝:歐陽輝

記: 你的生活作息是怎樣的?
輝: 我做了這行大概36年,我日常的工作,你可以說忙碌,也可以說不忙碌。回來落單、聽電話,夥計休息就做「替更」。我自從做了校車之後,早上接送學生上學。通常是5時正起床,到8時多去飲茶。若有觀光客生意,就去做「觀光」,沒有就飲茶、食飯、等放學,生活其實很寫意。
記: 其實你話很寫意,自己有沒有感覺到身體有些病痛,有人說捱得辛苦會病?
輝: 沒有,病痛這東西就很少,我自己有哮喘病,看病吃藥,沒什麼特別,也完全不覺得自己有問題。身體挺好的,游泳、逛街、揼骨。
記: 有沒有想過自己為何會有這種血管瘤病?
輝: 沒有想過,從來沒想到,反而擔心自己的肺,我以前食煙、飲酒,什麼也有。
記: 你是怎樣發覺有血管問題的。
輝: 好像現在空閒坐著,脫光衣服坐著,為何肚腩會有條青筋?又好像血管,又好像青筋,看上去像凸了出來,但摸它又沒事,是平的,我才發覺有事。我去看內科,又看胸肺科,他們都說不知道是什麼。後來醫生給我照超聲波才發現,我左邊有條大動脈不對勁,寫紙我去照電腦素描,電腦素描照出來那條血管原來脹了,然後才做這手術。做這手術都拖延了一年多,醫生說本來一早做,預約了做,後來入院住了數天,他說還要觀察。出院後相隔8至9個月,才讓我再做電腦素描。那次電腦素描發現血管脹了超過1公分,本來是3公分,約8個月後脹至4公分多,醫生說不行,要做手術了。

 

一些徵狀都沒有,無可能會出事?

記: 之前有沒有徵狀?
輝: 沒有徵狀,完全一些徵狀都沒有,無可能會出事,我又食得,什麼都得,還可以如常工作,身體沒有事。照了之後說很嚴重才去做,若不是我也不會去做。
記: 有沒有問醫生為何有這個情況,是否和飲食習慣有關?
輝: 我回家告訴太太,醫生說我這裡有個瘤,太太說怎會有個瘤?她也不信,何況是我,我是一個大情大性的人。更加不會想到這種事,怎會有個瘤,說自己的肺有一邊爛了反而會相信,我真的沒有想過有這個血管瘤。
記: 你有血管瘤對你日常生活有什麼影響?
輝: 沒有影響,我對這事從不上心,沒當它一回事。其它的瘤會痛,但我這個瘤完全沒有事,我發現了有個瘤,但仍是如常生活。
記: 但血管瘤由本來的3公分擴大至4公分,瘤慢慢大的時候,身體有沒有任何不舒服呢?
輝: 沒有,完全沒有不舒服的徵狀。未做手術前我的皮膚不好,做完手術之後皮膚病反而沒有了,不知道是否因為血管脹了或塞了所致。

 

醫血管瘤是個大手術

記: 醫生告訴你一定要做手術時,你會否抗拒?
輝: 沒有抗拒,醫生說血管瘤這麼大,有機會爆,抗拒也沒有用、愁也沒有用,有錢買到這個支架便開心去做手術。
購買人工血管支架,費用約九萬元。
記: 這是否令你承受一定壓力?
輝: 會的,生意又不好,有幾架車要供款。支架要9萬元,如果籌不足錢要賣車才可以做手術,幸好還有些積蓄可以應付。我有個危疾保險,但危疾保險不包括我這個病,保險經紀說做微創手術不在保單範圍,開刀卻可以,真是激氣。
記: 以前生意很好也很忙,現在手術過後又重拾健康,是如何過渡這個經歷?
輝: 沒有怎樣過渡,我97年有生意,也是這樣過;金融風暴以後一落千丈,被迫休息了4個月,只有支出、沒有收入,也是這樣過。到了2001年生意多起來,可是兩年後又遇上沙士。沙士時期更慘,一個客都沒有,車全都放在車場曬太陽,也沒有辦法,只有捱。有些同行捱不過的要賣車關門,再捱不過的要將公司賣給財務。那時如果我們有訂單,但又不夠人手,就要自己去做。
記: 當時醫生跟你說情況,是很嚴重的瘤。這麼嚴重的病自己有否擔心過?
輝: 我完全沒有擔心過,我看私家醫生,私家醫生說他搞不清楚,建議我去政府醫院照才成。完了手術再回私家醫生處,他說我的病很嚴重,是很危險的。
記: 可否談談做手術情況?
輝: 做手術都很快,4個多小時、半身麻醉。我覺得個手術沒有什麼,8時多進去,1時左右出來。做完出來都很精神,在深切治療部和護士談天,夜晚兄弟來探我也叫他們走。太太來探望,我也讓她走,我挺好的。

出院翌日就吃干炒牛河

記: 醫生沒有說康復期要多久?
輝: 沒有,醫生沒有講康復期,但有講危險性。他說這個手術大約七、八成可以康復,一至兩成醫不好。我想有七、八成已經好好,你怎樣都要做。推我進手術室後沒有什麼感覺,躺看到電視裡的血管圖,整個過程清醒,只是半身麻醉。
記: 醫生有沒有教你出院後怎樣調理身體,多做點運動?
輝: 沒有,醫生沒有和我說。手術後三天我想出院,醫生說關鍵在於有沒有發燒。那天是有少許燒,所以多住了一天。後來一退燒就出院,第二天就吃「干炒牛河」了哈哈哈…
記: 如今工作量有沒有減少?
輝: 減少了兩、三成,若夥計人手齊全,早車都讓夥計做。2009至2010年生意少了很多,可以不用太早出去。但我仍然經常出去,很少在家,最早也會在下午5時多才回來。
記: 突然減少了兩成工作量,對你來說習慣嗎?/td>
輝: 慣是不慣,出去是和行家聊天、打電話。我大多靠電話聯絡,少了工作量連電話都沒有。到處聊天、輕輕鬆鬆又一天。
記: 病了之後,會不會覺得和生死擦身而過?
輝: 有這樣想過。當時想的是夠不夠錢做手術,能否買這東西。當時我自己想的是這手術好不好?成不成功?其實成不成功都是注定,你的命運就注定了。
記: 有沒有擔心過自己可能會死?
輝: 沒有擔心過,這事情真的沒有擔心過。
記: 為什麼?
輝: 我什麼都不管,也不用我管。子女不用我管,太太又不用我管,反而要太太照顧我。我只要打理好我的生意,想能否交給人,有沒有人能接手。或者萬一我過身以後,車隊該怎樣處理呢?太太又會如何呢?想的只有這些,再沒有其它事。現在做了手術,沒事了,不知多輕鬆,整個人也輕鬆下來了。我完了手術,一個星期之後就沒有事了。
記: 有沒有一些啟發,發覺應該多享受人生?
輝: 有,這個有想過,但是沒有時間去旅行。我們這些工作,五時三刻環境不同。車隊要預約、生意都是很不穩定的。所以下個月,女兒說要去旅行,我也不能放下生意,因為沒有人幫手。
記: 作為一個康復者,你有什麼忠告可以給病人?
輝: 我想病人要將心情放平,因為人的命運是注定的,緊張也沒有用,要是真的出事,無法熬過去,那就是真的熬不過去。記得我動手術那天心情也很開朗,早上8時推我去做手術時,我說我可以自己走進去。

瞭解更多醫生怎麼說

記:「透視微創治療基金」網頁記者
余:香港中文大學影像及介入放射學系余俊豪教授

記: 請談談歐陽輝的情況。
余: 歐陽輝經營旅遊巴生意也兼做司機,他本身有很多病,曾經咳血,有肺氣管擴張等問題,亦有鼻敏感、有廿年哮喘病,加上左腿關節變型,所以行動不是很方便,要用枴杖。他08年驗身時無意中發現一個血管瘤在主動脈,超過了5公分。他當時是轉介到威爾斯親王醫院,我們為他做透視微創治療,即人造血管植入治療主動脈瘤。手術是成功的,他試過低燒是因為身體對於外物的自然反應。5天以後出院,往後就回到正常工作和活動。歐陽輝有哮喘病,試過咳血、氣管擴張這些肺病。如果要做一個修補主動脈的傳統外科手術需要較長時間,而且創傷性大,對他的身體是一個挑戰,對肺不是太好的病人有一定風險。透視微創治療的創傷性比較低,對身體的挑戰也相對較低、出血少很多,對歐陽輝這一類病人是較佳的選擇。
記: 他的哮喘、肺及各樣情況都很複雜,你們手術前要做多少準備工作?
余: 通常這些手術我們會請麻醉科醫生做術前評估,進行詳細的檢驗,對心臟、肺等主要器官作一些評估,並考慮手術的風險。手術期間麻醉科醫生也會在場,並監控主要的生理指標,包括血壓、失血、呼吸及氧氣等各方面。他會詳細監察,和負責做手術的醫生溝通病人的即時狀況。有專業麻醉科醫生現場監察,手術室的醫生會放心很多。
記: 所以這一類病人縱使有較多其它的病,也在控制範圍之內?
余: 通常面對這樣的病歷是一種衡量,衡量手術和身體狀況可以接受那一種手術,也給建議予病人。因為手術不能不做,不做的話動脈瘤爆裂機會高,會有性命危險。若身體不能配合,只能用一些比較溫和、創傷性較低的手術,亦需要一併考慮。傳統外科手術風險比較高,「透視微創治療」風險較低,麻醉科醫生也會評估病人適合用什麼方式麻醉,時間長短,對身體的負荷等因素。對高齡及有其它疾病的病人,特別是心肺功能差,或者有心血管問題的病人,「透視微創治療」應該是首選。
記: 這個手術做了多久?
余: 這個病人做了大約2至3個小時,指的是手術時間。手術前我們要打開傷口、開血管口,手術後再補回,這些要一小時左右。具體做人造血管支架植入這部份,一般都在兩小時左右完成。

 

了解腹主動脈瘤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