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病人

3-thumb

病人的來信

病人對醫生的信任彷如渡河的小鹿,前路不明憑信心穩步前進。(羅恩惠攝) 2011年12月19日 余教授: 您好,我是李詠兒。於2011年11月24日接受了你主理的「子宮肌瘤栓塞治療」。記得那天你說我的肌瘤是你做過的治療中最大的,我自己也有點驚訝! 首先很感謝你替我進行這個「子宮肌瘤栓塞治療」,在治療當天,我從放射治療室出來後,因打了止痛針,很快便昏昏入睡了,一句道謝的說話也未有說,… Read more »

1b-thumb

面對危疾

先進的醫學影像是近年醫學科技進步的重要成果,可以巨細無遺地精確檢查人體任何部位。其中的「分子掃描」更可早在病徵出現之前確切斷定一個人是否患上癌症,腫瘤有否擴散、癌症是否屬於晚期等。 生命的信差:分子掃描 如此一來,一個自覺生活正常的人,因為一個分子掃描,可以毫無先兆地意外發現自己患上了絕症。在沒有心理準備之下,面對如此噩耗,感覺就如一個無辜的人在一個有語言障礙的法庭,無緣無故地被宣判了極刑一樣。 正因如此,在知道了嚴重病情之後,不少病人的家屬都會要求醫生千萬不要把病情如實告訴病人,恐怕病人抵受不住心理上的打擊。病人家屬的這種心情是很可以理解的。事實上,家屬和醫生合作向病人隱瞞病情在國內是很普遍的常規做法;他們甚至認為,病人這種心理負擔會加劇病情惡化。 醫生必須捍衛病人的「知情權」… Read more »

1a-thumb

因為躺在這裡的是一個人

重症病人治療後重拾生機,彷如植物之頑強生命力。(羅恩惠攝) 「余醫生,昨天那名中風病人今天可以下牀走路了!」 「是嗎?那真是太好了。」 接到要求轉介急性缺血性中風病人的電話,通常我的第一反應都是:「盡快送他過來。」病人陳先生昨天在九龍東某醫院確診患上缺血性中風,剛剛錯過了可接受靜脈溶栓治療的「黃金三小時」,由於缺血範圍頗大,他有很大機會死亡或嚴重殘障,透視微創的腦動脈血栓溶解治療是救活他的唯一方法。 救活他的唯一方法…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