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醫生

4a-thumb

一回頭已是二十多個寒暑

部門裡一位剛成功通過放射診斷學專科試的年青醫生,正在考慮他未來的專業發展路向,在我們交談的一席話間,他問我當日如何決定投身「透視微創治療」(或稱介入放射治療)。 我對「透視微創治療」的觀感,源自一次超聲波引導刺針治療。當時是我醫科畢業後加入放射診斷學系受訓的第二年,初次認識到醫學影像除了是診斷病症的重要工具以外,還具有引導治病的巨大潛力。 一位病人患了可以致命的肝臟膿瘡,一管到位的幼細刺針,經皮膚穿透至肝臟,便可除去致病的膿瘡,免卻外科手術所帶來的身體創傷。這次治療讓我體會以接近無痛無創的方法,去治癒一個患重病的人,成功的欣悅,可令病者釋懷,令醫者雀躍。漸漸我對這門專科著了迷。這位年輕同事對我就那次經驗的描述大感意外,很難理解為何一個簡單的治療會對我產生這樣深遠的影響。那種治療在二十多年後的今天的確是「透視微創治療」中一種最簡單和基本的治療方法。在過去的四份一世紀,「透視微創治療」的發展令人驚嘆,它的應用之廣泛和技術的進步在我入行那年代是無法想像的。可是,治療的基本神髓較諸以前並無兩樣。 對我來說,無論是一個最簡單的治療或是最複雜的技術,只要是用在人身上都是同樣重要。從第一步皮膚消毒、注射局部麻醉藥、用超聲波定位、放針,每一個細節只要用心去做,每時每刻都是神聖的。每一個接觸都可傳遞心意;同一種治療,不論重覆多少遍,都不會沉悶,因為是為不同的人而作。每一分鐘都不會白過,因為需要不停思考 –… Read more »

1b-thumb

面對危疾

先進的醫學影像是近年醫學科技進步的重要成果,可以巨細無遺地精確檢查人體任何部位。其中的「分子掃描」更可早在病徵出現之前確切斷定一個人是否患上癌症,腫瘤有否擴散、癌症是否屬於晚期等。 生命的信差:分子掃描 如此一來,一個自覺生活正常的人,因為一個分子掃描,可以毫無先兆地意外發現自己患上了絕症。在沒有心理準備之下,面對如此噩耗,感覺就如一個無辜的人在一個有語言障礙的法庭,無緣無故地被宣判了極刑一樣。 正因如此,在知道了嚴重病情之後,不少病人的家屬都會要求醫生千萬不要把病情如實告訴病人,恐怕病人抵受不住心理上的打擊。病人家屬的這種心情是很可以理解的。事實上,家屬和醫生合作向病人隱瞞病情在國內是很普遍的常規做法;他們甚至認為,病人這種心理負擔會加劇病情惡化。 醫生必須捍衛病人的「知情權」… Read more »